最美的遇见·心中的江南

—2019江南百英里赛记

发布者:Chenguang 来源:网投平台时时彩 浏览: 发布时间:2019-06-04 18:33:13

最美的遇见·心中的江南最美的遇见·心中的江南最美的遇见·心中的江南最美的遇见·心中的江南

 

王建庭

每个人的心中,都有一个江南。

而我,从幼时背诵的唐诗宋词对江南的描写中,没有感觉到一丝向往,却被《射雕英雄传》里的桃花岛和烟雨楼,把心与江南紧紧拴在一起。这种向往,一直牵挂到2010年,终圆了游江南的愿望;再后来又分别两次游览江南。

虽然江南的大多名胜古迹都走过了,该看的美景也看过了,但是心里总觉得缺少一点很关键的东西,那种及至内心深处的感觉还是没有找到。

心中的江南

直到遇见了“江南百英里”,遇见“农民CPA”葛海标。在他的江南系列赛事中,我似乎找到了自己心中一直追寻的江南。

宁波奉化溪口景区,“江南百英里”的起点。我站在这里,准备用双脚丈量这片优美绝伦的心中的江南。

赛事出发后,第一时间给了我一个“惊喜”“难忘”的遇见。

我的方向感向来极差,而这次又跑得很快,甚至幸运地跟着第一方阵“成功”跑错了路。沿本应是返回终点的路线行进了3公里。后来听到有人说跑错路后,而我却又不肯相信,沿台阶路一直跑到山顶的寺庙处,发现身边的人都返回了,心中才暗自想:不能再跑了,越跑越远啦。拿出手机打开户外助手软件看了一下赛事轨迹,才发现真是跑错了方向。

抓紧时间返回吧。这时我已经从原来的第一方阵转变为倒数第一方阵了。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,前后无人。沿景区盘山公路连续上山,这段路我很熟悉,想着前些年来旅游时大巴车司机把公交车开得如赛车一般,在盘山公路上飞驰,我们几个游客在车后半部被甩的尖叫声不绝于耳。

沿大巴车行进的路线蜿蜒奔跑至山顶雪窦山游客中心,自雪窦寺门前奔跑而过,志愿者挥舞着小旗指引向左前方三隐潭方向。

进景区不远,在盘山路上,终于追上了前方的大部队选手。突然看到一位花白头发的老者在奔跑,看样子年龄非常大,拿出手机为老者拍了几张照片。赛后才得知他是69岁的广州跑者罗惠鸿,是第七次征战百英里而终于在这次比赛中成功完赛,真是令人佩服!

到千丈岩观景台,必须驻足欣赏这里的美景。只见溪水从崖顶飞流而下,化做千丝万缕的翠珠玉粒飘洒至谷底,身边尚有“雷声”不绝于耳。不由想起梅尧臣的诗句:“山头出飞瀑,落落鸣寒玉。再落玉山腰,三落至山足。”

沿游人步道继续前行,一路拾阶而下,潭瀑连联,潭如碧玉,瀑如霓纱。近谷底时,赛道与游人步道分离,左转进入山间野路,下行由山间溪边而过。从单轨电车高架桥下绕回开始上山。此时赛道便彻底与景区分离。

很快就到达第一个补给点三十六湾,行程13.2公里,用了两个半小时。补给一个面包、一碗白粥、一些干果,水袋补水后继续出发。

出三十六湾补给站,沿小路一直下坡。一边下坡一边纳闷,好像没有爬这么高的山呢?为啥一直在下坡呢?后来仔细一想也坦然了,有下坡就会有上坡,抓紧利用下坡的机会加快速度,一会儿上坡就更加慢了。越野赛不就是给自己一个上坡下坡的挑战机会吗?人生也正如此,不可能一番坦途,必须经历跌宕起伏、曲折蜿蜒才完美,不经风雨怎见彩虹呢!

最美的遇见

山路间景色愈加美丽。樱花树并列公路两侧,花瓣撒落路边化作红粉鲜印,简直就想坐到树下发一小时呆,享受这惬意境界。从公路转入山间小径,景色更加美妙绝伦。后来得知,此段路被称为樱花谷,漫山遍野的樱花树异彩纷呈,曲折的山径早已被漫漫樱花遮掩,从樱花树下跑过,头顶樱花烂漫绽放,花开如云似霞,不由得想起王观《卜算子》中的“若到江南赶上春,千万和春住”,不禁暗自偷笑,今夜必定“和春住”,不止今夜,还有明夜呢!

栖霞坑村是宁波著名古村落之一。著名的栖霞坑古道以其风景优美而引来诸多游客,被誉为“唐诗之路”的宁波段,是宁波“十大网投平台时时彩旅游古道”,多有文人墨客留诗文传颂。进入栖霞坑村,古朴而幽静的村落里,一泓溪水穿村而过,溪上修有行道桩和石桥。跑者穿村跑过,多有老者坐在门口烧水煮笋,路旁尽是竹条搭架晾晒笋干和梅菜。幽幽漫漫的笋香、菜香扑面而来,直钻入鼻,沁人心脾,香气回味久长。

一路向西出村,永济桥和栖霞坑古道标牌在村头静待,由此开始正式踏上栖霞坑古道。古道宽处约两米,由青石和鹅卵石铺就;窄处仅供一人奔跑而过。道路沿右侧山腰修建,路边忽现小溪潺潺,忽而水流湍急。道路左侧有片片红枫、樱花以及多样树丛点缀,红、绿、黄、粉、青黛相间。洁白的赤槐、嫩粉的樱花、紫红的枫叶……微风吹过,花瓣迎风飞舞,片片落英缤纷,尽展江南之美。愈前行,景观愈美,左侧河流湍急,大石嶙峋,溪流声轰鸣不绝;大大小小的新老樱花树、红枫树随处可见。

天色渐暗,经过漫长的大下坡后,又开始无休止的爬升。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到达补给点唐田。拿出头灯,简单补给后出发。夕阳依依不舍地与我们作别,一弯新月在蒙蒙的云层中探出了头,奔跑在淡淡的月光中,一路经过的古镇、山林、樱花树如水墨画、皮影戏一般,走马兰台一路上演。

天上的唐田

我极不擅长跑夜路,一是容易跑错路。二是到了十点钟,眼皮就禁不住要往一起合拢。一夜半梦半醒,在赤水翻身村坐在补给点农民的电动自行车座上睡了二十分钟,在大岚镇补给点休息室坐在椅子上美美地睡了半小时。每次睡醒后的出发都是难上加难,难在冷得全身发抖,只有拼命地快跑迅速提高体温缓解。

凌晨五点四十八分,一夜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仍不忘记也不耽误赶路的我终于清醒了。准确地说,是被美景“唤”醒的。当自己发现已经置身于迷蒙晨光笼罩的漫山遍野樱花树丛中,心情顿时明媚起来,所有疲倦与困意瞬间飞到九霄云外,赶紧拿出手机记录下这美丽的场景。

继续前行到了第一个所谓的“绝望坡”,基本上没费什么大力气上到坡顶才发现,后面还有一个高坡呢。登顶后回望来路,远处山峰层峦叠嶂,山间湖水碧绿如玉,山巅怪石嶙峋、苔藓嫩绿。行进在时而陡下、时而攀岩的山路间,疲惫也早已忘却。爬至四明山巅之金钟顶,一览众山小,世间我独尊,征服艰难登顶高山的胜利感油然而生,仿佛在江南小镇烟雨楼上技压群雄、藐视天下一般。

二进董家彦,体力依旧旺盛。虽然已经奔跑了130公里,却丝毫没有十分疲惫的感觉。只是对身边的美景已经习以为常,典型的视觉疲劳症出现。从董家彦再次出发,第二天的夕阳也依依不舍地与我作别。唐田,再次向唐田进军。由于在补给站没有为水袋补水,路过溪口镇时,在路边小卖店买了一瓶农夫山泉,一口气装进肚里。问店主,下一站唐田的路怎么样?店主看着我笑呵呵地答道:“唐田啊,不远,在天上!”看着他的笑脸,不由得暗吸一口冷气。“在天上,那就是还要爬好高好高的山哦。”

董家彦到唐田12公里,爬升500米,我足足爬了3个小时。夜色中,困意深深,倦意浓浓。睡觉这个生物钟陪伴我一路徘徊。攀爬的山路上,头顶是浩瀚的星空,伴着我们头灯的光柱,回望山下,蜿蜒曲折的点点灯光把山径画成了隐约可见的龙形。汗水顺着下颌滴滴落在脚下,身边漫山遍野的樱花在睡梦中把淡淡的幽香温柔奉上,为我们化解了些许疲惫。

到唐田,手机、手表的电量全部告急。马上拿出充电宝给手表充电,把手机给赛事志愿者充电。接下来就是补给,连吃两碗白粥拌雪里红咸菜,拿出保温毯裹在身上坐在角落里就开睡。这一觉睡的是香甜美味,既消乏又解困,还顺道做了一个终点冲线的美梦。当被寒冷冻醒的时候一看,足足睡了一个小时,马上就到零点啦,不能再磨叽了,满血复活就得开始冲锋啦。

过唐田,一路狂奔,超人若干。每超一队后都听到他们在议论,“168的大神哪,都这时候了还能跑起来,也真是厉害啦!”

我认为,“磨刀不误砍柴功”是有道理的。在轻松的奔跑中到达蒋宋别墅。喝了一瓶水后直接出站,沿公路一溜小跑,心中盘算着,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路程,而且全都是下坡,最多两小时结束战斗。

想法是美好的,现实总是很残酷。公路行进不到两公里后,赛道进入崎岖山路,上上下下,对于已经奔跑了160公里的选手来讲,上坡还好些,每一个下坡的跨越和每下一个台阶都是对大腿肌肉的一次刀割。好在胜利就在眼前,好在赛前的每周一次撸山已经将大腿肌肉磨练得更加坚强。下坡必须得跑啊,不跑起来岂不是浪费吗!

最后近3公里的连续下山台阶几乎没有丝毫停顿,这段路好熟悉啊!比赛开始的时候已经先行领略一遍了,再重温一下加深印象吧,一路飞奔直到终点!

冲进溪口景区游客中心,凌晨4点48分,总计用时38小时48分钟。当高举双杖冲过终点的那一刻,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人,如同在午夜里自己奔跑在漆黑的山间一般。

在这个没有烟雨的江南,邂逅了最美丽的风景;

在这个没有阳光的黎明,找到了最强悍的自己;

在这个充满诗情画意的江南之春,用奔跑遇见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心中的江南……

山与山不会相遇,人与山定会重逢。

心中的江南,期待着下一次的巅峰约定……


上一篇:[百姓悦行]
下一篇:哈克印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