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区邂逅北京大学蔡文眉教授董联声

发布者:Chenguang 来源:大发快3网 浏览: 发布时间:2019-06-20 11:28:47

1984年7月20日,在满归镇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乡政府食堂。

经过近十年的艰苦努力,“使鹿部”鄂温克人民族人口历史变迁与定居后人口现状研究成果初步完成,这项研究成果填补了我国民族人口研究的一项空白,真实客观地反映了“使鹿部”鄂温克人历史上的人口变迁状况和定居后人口现状,为国家制定民族人口保护和发展政策提供了宝贵的依据。

1985年4月,我已经从根河市调回我的故乡扎兰屯市。为进行民族人口补充调查,1986年盛夏,冒着炎炎酷暑,我再次来到根河市,来到敖鲁古雅乡采访、调查。

中午时分,在敖鲁古雅乡招待所去往乡政府食堂的砂石小路上,路遇几位北京客人。陪同我采访的副乡长果什克为我介绍几位北京客人,原来是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蔡文眉教授、何凤琴讲师和带领的几位学生,她(他)们到敖鲁古雅乡进行民族人口田野调查。当果什克将我介绍给蔡文眉教授时,蔡教授紧紧握住我的手,兴奋地说:“你就是董老师?太巧了,听说你进行了多年的人口调查,还取得了许多成就。我们正在找您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您,真是天赐良机啊!”

蔡文眉教授约50岁出头,齐耳短发,白净的面孔,两眼炯炯有神。她拉着我的手,共同走进食堂,坐在同一张餐桌。席间,蔡教授不停地问这问那。当得知我已经初步完成“使鹿部”鄂温克人口历史变迁与定居后人口论文后,一再要求为她们提供些民族人口资料,并希望看看我写的论文。我哪里敢班门弄斧?战战兢兢地从书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摞手稿,小心翼翼地交给蔡教授,请教授指教。蔡教授不顾吃饭,仔细地看稿,大家也无法吃饭,耐心地等待,谁也不说话。良久,蔡教授看过稿件,才抬起头来,高兴地连连说:“太好了,功夫没少下,很有价值!”说罢,端起酒杯对我说道:“我从来不喝酒,今天破例,我敬您一杯,感谢您为民族人口调查作出的贡献!”我请蔡教授指教,并请教人口出生率、死亡率、自然增长率计算公式和其他遇到的难题。教授高兴地一一答应,因下午还要参观调查,商定晚饭后到她的住处见面。

晚饭后,我应约来到蔡教授的住地乡政府招待所。蔡教授不仅教会我各种人口计算公式,还对论文提出几处中肯的修改意见,并决定修改后的论文将在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学报《人口研究资料》发表。

80年代初期,人们还很少使用彩色胶卷,即使我在旗委宣传部担任专职宣传干事,也没有公用照相机,使用的是我自己花钱购买的海鸥牌DF单反120照相机,使用黑白胶卷。午饭后,我与蔡教授等人共同在食堂附近的空地照了一张黑白照片,照片一直保留至今。

此后,我与蔡文眉教授多次往来信件,进行求教、给予指导。在蔡教授的帮助下,我撰写的2万余字的论文《“使鹿部”敖鲁古雅鄂温克人历史上的人口变化与定居40年人口现状》全文发表在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学报《人口研究资料》1986年第2期。这本珍贵的资料,我珍藏保留至今。


上一篇:看见了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