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装的额吉

发布者:徐晨光 来源:网投平台时时彩 浏览: 发布时间:2019-09-14 14:07:37

 盛装的额吉

群英

去呼伦贝尔的航班,因为雷雨,起飞时间推迟了两小时。在候机大厅,我把自己记忆里关于牧区,牧民的影像留存,翻想多遍。

套马,弯弯的河,彩色转黑白。大场面,再到马眼睛的特写。还有,搏克手,硕壮的露前胸的大汉拍不够再拍些胖孩子。好多看了这些照片的外地人,见不到摔跤衣裹不住的肚脐眼儿,总觉得没来过草原;

还有,在一些不知何处的废弃的羊圈里,雇来的羊倌冲着镜头似笑非哭,手里肯定拿着个羊粪铲子扛在肩上。

乱。这些所谓影像让人脑子乱。候机大厅身边的人也让人乱。抱着手机反复更正饭点的,怨老天爷电闪雷鸣的,还有谈大生意的。

这次到呼伦贝尔, 我能拍到什么?镜头会真实吗?说不准。窃喜。飞机在呼伦贝尔落地,心肯定不乱了。牧区绝对不是那个样子。这样想着,平平静静的画面自自然然地进镜头了。

"我的巴彦嵯岗"音乐会曲目刚落,每个人都开始以鄂温克五泉山为背景拍照留影,谁,在和一身盛装的老额吉们留念?

似秀台,可额吉们原地不动,像亲人聚会时没完没了的拍照。来者不拒,额吉们慈祥得很。不能打扰,我的相机一直挂在肩头。

大概差不多了,额吉们向我这边走来。"多漂亮的马,咱们和马照个相,"其中一位说:"这个人照相机大,就让他照,"边说边把手机递给了我。

我把手机递还时,额吉用蒙古话问,你是蒙古人还是达斡尔人?我是蒙古人,也是达斡尔人。

两个额吉向我伸出大拇指。这可是年轻人的手势:耶。

望着额吉们的背景,我鞠躬。

走向远方的额吉腿脚不很利索,可是踏踏实实。看着背影,都能想像出额吉们幸福满足的表情。